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他只是注视着我,一语未发。
我败下阵来。

神奇脑洞(并不)

晚上吃肯德基时突然的脑洞。
肯德基好可怕!!
是已分手雷安。

他轻轻地落座,声音轻柔地与对面的女孩交谈。一如既往地照顾别人阿。雷狮讽刺地冷笑一声,在后边的座位坐下,便带起了耳机。“那大哥,我先去点餐了。”雷狮微微点头,示意他帮自己也带一份。卡米尔扯扯帽檐,提提围巾,转身离去。
雷狮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他的位置的右后方便是安迷修。他在心底又冷笑一声,像是笑他自己又像是笑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这么说也许不太对,可能他们之间,本就没有爱情。
他微眯着眼睛,余光却瞥到安迷修也倚在了靠背上。这个一直挺直着脊背的好好先生,终于放下了坚持吗?他们沉默地倚靠着,像是连埋树,根系在空中纠缠着,黏连着,在暖黄的灯光与冷色的大屏幕光源下生根发芽。
安迷修没靠多久,便直起了腰,重新坐好。他一语未发,与他对面的漂亮女性一同离开了。
他没有回头。
“大哥。”卡米尔不知何时取好了餐,站在桌边。“怎么不坐?”雷狮没取下耳机,伸手拿过餐盘放在桌上。“你和安迷修,刚才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一样背靠背。”卡米尔将帽檐下压,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地说了出来。“可是我们分手了,我不想再提这事。”雷狮低下头,“快吃吧。”卡米尔无声息地点头,拿起牛奶开始喝。
“等一下,陪我去买副耳机吧。这副坏了,听不到歌。”“......好。”
雷狮的耳机听不到声,这点他和安迷修都心知肚明。
但他们谁都没说话。
根断了。

学校

今天的天是蓝粉色的。
我走在路上想。
作业突然从路旁冲了出来,卡住我的脖子将我狠狠地撞在树上。“你一直都知道的吧,”它勾起一边嘴角,漫不经心地吐出残忍的话语,“我和你之间,总有一个会被干掉的。”
“bong——”它轻轻朝天空比了一个手势,云彩被击穿,流出一个太阳。
“别忘了,我背后可是有人的。”它把我上提,窒息使我感到头脑发晕。但我还是尽力勾起一个笑,用我最酷炫的眼神注视它。
“但求一战。”

雨停了。
他抬起雷狮的头,轻笑:“怎么?不服?”紫发男人跪在地板上,双手被绳索锁在身后,无法挣脱。闻言他嗤笑一声,并不做回答,而是抬起一双漂亮的紫眼睛望向上位者。带着不屑、轻蔑,与浓浓的欲望——
安迷修的神经立马兴奋起来,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青绿色的双眼微眯,尖利的兽瞳让他看起来像只即将进食的嗜血的狼。
他真是爱惨了紫色。
雷狮有一副精致的好皮相,又由于他本人的气质,显得他有一种近乎尖锐而野性的美感——更何况现在带着血迹,更像是一头矫健的雄狮。
而现在这头雄狮正臣服于他的脚下。安迷修不免有些得意,他的征服欲在这瞬间得到了很大满足。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如此兴奋。
雷狮虽不满现在的姿势,但是从他的角度也能看到一片好风景。安迷修只穿了一件浴衣,旁人看去怕是看不出什么。脚踝,小腿,膝盖,大腿,腹部,颈部与隐约的胯部和胸部,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他尽收眼底。
他真是爱惨了他的不经意的性感。

他们的眼神剧烈地交锋,像是在缠绵却是在厮杀,这让安迷修想起弗拉明戈的女舞者的裙摆——火红的火焰摇摆着,叫嚣着,又像海上掀起惊涛骇浪。
就像此刻雷狮的眼睛。
他的世界已掀起惊涛骇浪。

于是他俯下身,去亲吻雷狮带血的嘴角,用舌尖刻意的暧昧的舔去。

雨又开始下了。


——————
哇其实一开始我是想写吸血鬼趴的。这是因为打死了一只蚊子后想到了吸血然后想到了吸血鬼然后想到了安安的大腿(。)
结果写着写着就写偏了呜呜呜。
顺便再说一下我真的超级喜欢帅气又色气的帅帅的冷酷安哥啊!!(大声尖叫)


神奇脑洞

狮雷和狼安
第一种情况
刚成年的雷狮在他的成人典礼的晚上收到了最棒的礼物——未分化的安迷修。
但这个礼物的使用权限仅限于他的发情期。
之后安迷修分化为狼,四处游荡,帮助他人。爱笑的男孩运气不会太差。于是他在发情期到来的时候,幸运地遇上了被人下药的雷狮。
“什么嘛,原来是——送上门的猎物啊。”
————
本来是要写出来了,但是本子给老师收走了(死亡jpg.)就大概讲一下剧情。
就疯狂开车,开完之后安安就休养了几天然后去追杀雷狮,雷狮看到他来很开心于是他们就开始打架(?)打赢了就日,没打赢就调戏,平手就各自离开(??)
打架很累的(靠)
然后安安意识到不对,在打架的时候看到雷狮: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安安打完架就跑了,决定冷静一下,看清自己的情感。但是雷狮不知道啊,他以为安安玩腻了他(安迷修:我不是我没有???)就生气地去找安安。然后在酒吧里找到惹。

——
他又来喝酒了。酒保一边擦着高脚杯一边问:“老样子?”“嗯。”安迷修坐到吧台边,对着银发的酒保露出笑容。“你也真是的,天天来这里喝酒。怎么?失恋了?”安迷修笑笑,不语。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感觉自己的眼前模糊,灯光无限延伸,暧昧的光铺天盖地地笼罩了他。酒吧里开着五彩的灯,一束紫色在他周围打转。
像雷狮的眼睛。
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
喜欢雷狮。
他喝醉了。他想。于是他从座位上起身,走向外面的走道。还不是回家的时候,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当他看到那双紫色的眼睛时,就像灰姑娘猛然听到十二点的钟声一样。
他猛的奔跑起来,不知去往何方。即使喝了酒,他的速度仍然很快。可惜,为时已晚。
狮子从后面扑住他,将他翻转过来,狠狠地掐住脖颈掼到墙上面朝着狩猎者——一个不容拒绝的吻落下来。
黏腻而色情的,奇异的触感,滑溜溜的,在嘴里互相顶弄着。
安迷修有一点想吐,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这奇异的感受。不是嫌弃雷狮,只是,只是不知所措。
安迷修睁开眼,看向雷狮的眼睛。雷狮的双眼紧紧锁着他,愤怒,安心,愉悦与情欲一并藏在紫色的眼里。
雷狮结束了亲吻,直起身子俯视他。
“安迷修,你是我的。”
他呆住了。然后他觉得他非得做点什么不可,于是他站起来,回敬一个热辣的吻。
紫色在绿眼睛里晃动。
他闭上眼。

死亡最美最孤独。

七夕快乐!!
以下时间皆为编纂,原作并无明确时间。

爆豪胜己三岁时,绿谷出久在七夕送了他自己:“以后想要和小胜结婚。”
绿谷出久三岁时,爆豪胜己在七夕送了一个印在绿谷脸上的湿润牙印。

爆豪胜己四岁时,绿谷出久在七夕发表了离婚宣言:“最讨厌小胜了!我以后不要和小胜结婚了,呜啊啊啊。”
绿谷出久四岁时,爆豪胜己在七夕给他展示了他的个性,在他身上留下了伤痕。

爆豪胜己在国中时,绿谷出久在七夕和爆豪胜己报了同一所高中。
绿谷出久在国中时,爆豪胜己炸飞了他的笔记本,送了他一番过分的话语。

爆豪胜己在雄英一年级时,绿谷出久在七夕送了他一个狠狠的拳头。
绿谷出久在雄英一年级时,爆豪胜己在七夕送了他一个迎面爆破。

爆豪胜己毕业时,绿谷出久在七夕送了一个绿谷出久,带着一盒精心包装的巧克力。
绿谷出久毕业时,爆豪胜己在七夕送了一束玫瑰。红的像火,艳的像血。 顺带附赠绿谷出久一个笑容,这是绿谷出久现有的人生中,看到爆豪胜己最真诚,最灿烂的笑。
小胜脸红了。绿谷出久将泛着红晕的脸藏在玫瑰后面,抬起那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爆豪胜己。
“废久,你给我听好了。”爆豪胜己慢条斯理地拆开巧克力包装。“在三岁的七夕,你就已经是我的了。” “可是四岁的七夕我们已经分手了。所以小胜要重新告白哦。”绿谷出久轻笑一声,“小胜赶紧说,说完你就是我的啦。”“废久你还真敢说啊,”爆豪胜己拿起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咬了一口,意外的尝到了辣味。还不赖。
他想了想,突然凑过去亲了一口偷笑的绿谷。看到绿谷明显受惊的表情,爆豪胜己很开心,非常开心,开心得他在心里吹起了口哨。
“那种矫情话,还是留给你以后说吧。”
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说。,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