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不如愿(下)

ooc ooc ooc ooc 渣文笔(车我正在撸,等着我,宝贝们。)
    “轰君,你是认真的吗?”绿谷仍然红着脸,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眼里水光潋滟,“你知道的,即使现在有许多地方同性恋已经被人所认可,某些国家也能接受同性婚姻。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恐同。我相信你的这个决定不是一时冲动,也许有,你可以忍受社会的舆论和他人当面或背后的辱骂与看轻吗?”我不希望你承受这些。
    于绿谷而言,如轰所讲,他对轰有好感。绿谷为了搜集情报,对社会局面与趋向了如指掌,好的坏的,都在他有意无意间了解。这种社会舆论对人的精神压力是极大的,同时也会给家人带来困扰。他不希望轰受到他人的指责、辱骂,甚至不能想象轰被人扔鸡蛋,或者西红柿。轰很强大,还是安德瓦的儿子,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人所赞美的个人,婚姻,事业,他不愿成为轰美好一生中的污点,如果这样,他宁愿轰收获一段尽管告白但却失败的有始无终的爱情。
    “绿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轰看着与绿谷相抓的手,“我从体育祭之后就一直再考虑这个问题。但是,绿谷,我比你想象的,还要喜欢你。”“抱歉,轰君。”绿谷低着头,脸上笼着一片阴霾,看不清表情。啊,要被发好人卡了吗?轰有些难过的想着。“我有一个无理的请求,”绿谷抬头,咬着唇开口,“你能等我四年吗?”等他变成更好的自己,等他能够名正言顺地和轰在一起。“我愿意,绿谷。”只要是你,多久我都愿意。“回去吧,大家会担心的。”“嗯。”
    他们牵着手,走在青石子路上。路灯忽明忽灭,小小的虫子乱飞乱撞。他们并未跑出很远,而在走到门口的瞬间,轰抓紧了绿谷的手。在开门的时候快速分离,仿佛不曾交握。
         
(你的成功人士绿谷即将上线。)

    “那个,请问您是Deku 吗?”一旁的售货小姐激动地问道。“是的呀,可别太大声了,引来了狗仔就不好了。”绿谷穿着一身黑西装,手上拿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在柜台前抬头,向售货小姐笑了笑。“还有,能把这款拿给我看看吗?那对银白色的。”他指了指一款对戒。“冒昧问一句您,这是帮朋友买,还是您自己使用?”售货小姐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绿谷一个人挑戒指,是要向谁求婚吗?难道Deku 要结婚(求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觉得自己发现了惊天大秘密的售货小姐,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八卦之心,忍不住向当事人询问。“是我自己用哦。至于是谁,你可以看明天的头条新闻。”付了钱,绿谷拿起戒指,向外走去。他又回头,向售货小姐招手,“那么,再见啦。”阳光下的男人帅气逼人,笑容闪闪发光(?)。又去了花店,买了两束花,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
    绿谷走到一座大厦下,抱着一束白玫瑰,给某人打电话:“轰,我在你公司楼下。”

白玫瑰话语:我足以与你相配。
(另外一束会在车里提到orz)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