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雷狮又想吐了。
车子缓缓熄火,在路边歪斜停下。雷狮急忙打开车门,蹲到沟旁干呕。什么也吐不出来。雷狮皱了皱眉头,感觉头也晕了起来。安迷修在一旁递水,抬手顺了顺雷狮的后背。
像是在摸猫一样。雷狮不满地扯嘴。方才车下的过于匆忙,蹲在车旁发时动机的热气扯着雷狮岌岌可危的神经,过热的天气让雷狮看上去像个要融化的冰淇淋。
他快要热死了,雷狮想,要是安迷修再不拉他一把的话,他等下一定要抢走安迷修的小马抱枕!
“雷狮,”安迷修把他拉起来,重新塞回了副驾驶座,无视雷狮带着怨气的眼神,发动了汽车“还有20分钟左右就到了,你再忍忍吧。”
雷狮的脸更白了,空调的凉气就像他的心一样冰凉。
在雷狮开口之前,安迷修侧过身,拨开雷狮的刘海,在额头上落下一吻,“痛痛飞走。”
傻吗安迷修,他这是头晕又不是头痛。雷狮无语地盯着安迷修,对方正哼着歌,青绿色的眼睛随着光影浮浮沉沉。
不过好像还蛮有用的。雷狮收回目光,闭上眼睛。

————
今天去山上玩那个车真的是坐的我难受!想吐又吐不出来是真的!!
本来还有一段,是这样的:
雷狮:呕——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真的是难受,感觉都是恶心的牛奶味。安迷修你下次再让我喝牛奶你就完了。
安迷修:还不是你一直催我!!难受的话喝口水吧,我去拿晕车药。
雷狮:我才不吃晕车药,那种垃圾有什么用。
安迷修:那我给你揉一下好了。

雷狮:享受jpg.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