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其实我很怕痛。”

绿谷笑着讲出这话时,全场一时间都安静下来。“唉,很意外吗?”绿谷有些慌乱,没想到大家是这样的反应。“嗯......因为出久君一直表现的非常勇敢,也总是笑着,不和我们诉说你的疼痛,”丽日盯着绿谷出久,眼眶微微泛红,“出久君每次受伤都很严重。”“而且绿谷的泪腺很发达呢,geo。”蛙吹梅雨睁着大大的眼睛用手点着下巴说道。“绿谷,那次战斗,很痛吧。”轰微微低下头,轻轻开口。“哎?准确来说,是的。和轰君的那一战,非常,非常痛。”绿谷诚实地说,但若他说不痛也没人相信,那时他的手指都发紫了,之后也留下了无法痊愈的伤疤。 绿谷出久,怎么可能不痛。

“在我4岁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若我要追求的我的梦想,泪水、疲惫、痛苦,就是我前行路上的伙伴。”绿谷笑着说,视线却聚焦在脚尖。

——怎么可能不难过?
——即便如此,他也执意带着笑容,拯救他人。

绿谷很快转移了话题,众人又开始聊天嬉笑。但是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却没参与。

绿谷....
轰焦冻回想起那天的战斗,想起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炽热的仿佛要将他融化——热度扭曲了周遭空间,绿谷的脸模糊不清,在他眼前跳动,扭曲。
但他看到了笑容。
同时他也看到了泪水。
那时他就在想,怎么会有这种人,明明是对手,还想着帮助别人,露出笑容。
“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啊啊,是的,从一开始就是。
他之所以会忽略绿谷的疼痛,是因为——

废久笑的真恶心。
爆豪胜己收紧肌肉,缓慢而有力地捏扁易拉罐。他面无表情,漫不经心地想着绿谷刚才的话。
小的时候废久就经常哭,爆豪胜己是最知道他是否疼痛的人。
因为那是他就是给予废久疼痛的人。他对自己的强大毫不持怀疑态度。所以当绿谷出久被他揍倒在地的时候,他很确信废久很痛。
因而当那个有这大眼睛圆脸颊的孩子躺在地上哭泣时,他有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愧疚。
他是想要拉起他的。
但是绿谷抬起头,挣扎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甚至眼泪仍在疯狂涌出他的眼眶,鼻头红红的,还有一小截鼻涕挂在外面。废久掏出自己口袋里印着All Might的手帕,可怜兮兮地擦去鼻涕,然后用带着带着哭腔的声音和哆嗦的笑容又靠近他,“咔酱、咔酱.”地叫他。
说到底,废久就是废久。
他摆出一副惯用的恶心笑脸,看起来阳光又自信满满,给人信服感。
当他遭受打击还露出笑容时,爆豪胜己就会无法抑制地生气,废久这是在看不起他吗?。

他从不把痛苦真正表露出来,因为他很会忍耐。只有真的的剧痛才会使他哭出声,暴露出自己的痛苦与懦弱。

想看他哭,
但不想他痛苦。

真是糟糕透了。
两个人同时这么想。

——————
写的有一些混乱,很久没有好好读书和写作了能力下降了。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我之前去补牙,牙齿蛀得很厉害,坏到神经了。不打麻药,所以会比较痛。但我一直忍着,我不想因为我叫出来或者我表露出的痛苦而耽误她工作。但再往下深入是真的很痛,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整个人都弹了一下,头下意识地偏转。后来我一边擦眼泪一边跟她说之前一直是痛的只是我在忍。
她说看我之前一直没反应还以为我很不敏感。
但其实我怕疼。只是我经常受伤,所以我能忍耐。
之后那个医生说:那你也蛮厉害的。

当时我就想到绿谷。他的泪腺很发达,所以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敏感的人。
我就想起他。
比较难以言喻的感觉。
希望有人能体会这份感觉。

评论(4)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