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神奇脑洞

其实并不符合标题,但就是想些又不知道写啥。摸完这个片段就要去写作业了呜呜。
设定:医生雷和作家安,已交往

当烧水的指示灯由鲜红转变为暗红时,安迷修漫不经心地想:他和雷狮的感情已经岌岌可危了。
他踮起脚,从冰箱顶上拿下一包方便面。老坛酸菜。他挑眉,又回身再拿了一包香辣牛肉。
他又和雷狮吵架了,这实在是太平凡而又频繁了。拜托,他们可是情侣,哪对情侣会这么三天两头的吵架。他有些挫败,走进不常用的厨房拿碗。
他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22.14。还不算太晚。他先将勺子拿出,洗净后放进嘴里咬着。然后他拿出两个碗。拿出以后他明显顿了一下,但还是打开水龙头将它们一并洗净。水槽里还堆放着早饭后剩着番茄酱的盘子。他想了想,还是把盘子拿起来冲洗。
这时他又看见水槽里有一些枸杞,有一个像是小蟑螂,看不清楚。安迷修把他的眼镜保存的很好,毕竟工作需要,而他的眼镜现在正安静躺在书房里头。太远了。他思考一下便放弃了,将盘子放下时又看见那个红色蠕动了几下。
是蟑螂啊。安迷修面无表情地想,毕竟是南方,他们也不是特别爱干净,卫生会做但不是特别勤,有蟑螂是难免的。次数多了,他对蟑螂也便爱理不理,偶尔狠狠地碾碎他们。
而现在,和雷狮吵架几乎耗费了他安迷修所有的精力,他的肚子咆哮着,让安迷修不得不把注意集中在填饱肚子这件事上。
面很快就好了。他吸溜几口,没吃过晚饭的肚子欣然接受了垃圾食品,他难得地喝完了汤,留下一些渣滓像搁浅的鱼一样滞留在白色的碗底。在洗完碗之后,他想起还有一堆衣服没洗。
好不容易解决一切,他便躺会床上,玩起了手机,翻看页面,等待着读者的消息。他不断刷新页面,但还是什么都没有。
一下,两下。加载中的圈圈不知怎么跳了出来,向安迷修报告着信号不好的噩耗。安迷修感到很无聊,他感到一丝寂寞。雷狮作为一个急诊医生,自然比较忙。经常会有电话在他们独处的时候打来。就像现在,
他有点气愤,要是雷狮不是医生就好了。可他又想起他和雷狮的初见,雷狮穿着白大褂,头发不羁地散乱着。当时雷狮大概是刚做完一场大手术,面色憔悴的很,没给安迷修什么好脸色。安迷修记得他那时开朗地咧开嘴角,给了雷狮一个明媚的笑——虽然他现在也还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看清雷狮的真面目,但他想来想去还是得出结论:反正现在看清了也不算晚。
他有点想雷狮。但是他不能打电话给雷狮,雷狮还在忙。

他就快睡着了。客厅暖黄的灯光亲吻着他的眼睑,他蜷缩在沙发上,抱着雷狮的方块枕。他想等雷狮回来,然后向他撒娇服软——安迷修真切的感到,自己这辈子,是非雷狮不可了。

“雷狮怎么还不回来?”安迷修嘟囔着,看了一眼钟表:23.48。就要12点了,他的头脑已经有些昏沉,眼皮不断往下沉,像是一张大嘴不断吞噬灯光,咬碎光芒然后融化到青绿色的瞳孔里去。

好在他还是在12点前等到雷狮了。
安迷修扬起了一个与初见时弧度相同的笑容,不同的是他当时说的是你好,现在说的是
“欢迎回家,雷狮。”
“我很想你。”

——————
以上情节除了和雷狮有关的都是本人今晚亲身体验hhh
本来想写刀子的想想我大后天就去学校了还是对自己好点
顺带一说其实吃方便面根本不用勺子但我就是想看安安咬勺子(。)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