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神奇脑洞

狮雷和狼安
第一种情况
刚成年的雷狮在他的成人典礼的晚上收到了最棒的礼物——未分化的安迷修。
但这个礼物的使用权限仅限于他的发情期。
之后安迷修分化为狼,四处游荡,帮助他人。爱笑的男孩运气不会太差。于是他在发情期到来的时候,幸运地遇上了被人下药的雷狮。
“什么嘛,原来是——送上门的猎物啊。”
————
本来是要写出来了,但是本子给老师收走了(死亡jpg.)就大概讲一下剧情。
就疯狂开车,开完之后安安就休养了几天然后去追杀雷狮,雷狮看到他来很开心于是他们就开始打架(?)打赢了就日,没打赢就调戏,平手就各自离开(??)
打架很累的(靠)
然后安安意识到不对,在打架的时候看到雷狮: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安安打完架就跑了,决定冷静一下,看清自己的情感。但是雷狮不知道啊,他以为安安玩腻了他(安迷修:我不是我没有???)就生气地去找安安。然后在酒吧里找到惹。

——
他又来喝酒了。酒保一边擦着高脚杯一边问:“老样子?”“嗯。”安迷修坐到吧台边,对着银发的酒保露出笑容。“你也真是的,天天来这里喝酒。怎么?失恋了?”安迷修笑笑,不语。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感觉自己的眼前模糊,灯光无限延伸,暧昧的光铺天盖地地笼罩了他。酒吧里开着五彩的灯,一束紫色在他周围打转。
像雷狮的眼睛。
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
喜欢雷狮。
他喝醉了。他想。于是他从座位上起身,走向外面的走道。还不是回家的时候,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当他看到那双紫色的眼睛时,就像灰姑娘猛然听到十二点的钟声一样。
他猛的奔跑起来,不知去往何方。即使喝了酒,他的速度仍然很快。可惜,为时已晚。
狮子从后面扑住他,将他翻转过来,狠狠地掐住脖颈掼到墙上面朝着狩猎者——一个不容拒绝的吻落下来。
黏腻而色情的,奇异的触感,滑溜溜的,在嘴里互相顶弄着。
安迷修有一点想吐,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这奇异的感受。不是嫌弃雷狮,只是,只是不知所措。
安迷修睁开眼,看向雷狮的眼睛。雷狮的双眼紧紧锁着他,愤怒,安心,愉悦与情欲一并藏在紫色的眼里。
雷狮结束了亲吻,直起身子俯视他。
“安迷修,你是我的。”
他呆住了。然后他觉得他非得做点什么不可,于是他站起来,回敬一个热辣的吻。
紫色在绿眼睛里晃动。
他闭上眼。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