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神奇脑洞(并不)

晚上吃肯德基时突然的脑洞。
肯德基好可怕!!
是已分手雷安。

他轻轻地落座,声音轻柔地与对面的女孩交谈。一如既往地照顾别人阿。雷狮讽刺地冷笑一声,在后边的座位坐下,便带起了耳机。“那大哥,我先去点餐了。”雷狮微微点头,示意他帮自己也带一份。卡米尔扯扯帽檐,提提围巾,转身离去。
雷狮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他的位置的右后方便是安迷修。他在心底又冷笑一声,像是笑他自己又像是笑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这么说也许不太对,可能他们之间,本就没有爱情。
他微眯着眼睛,余光却瞥到安迷修也倚在了靠背上。这个一直挺直着脊背的好好先生,终于放下了坚持吗?他们沉默地倚靠着,像是连埋树,根系在空中纠缠着,黏连着,在暖黄的灯光与冷色的大屏幕光源下生根发芽。
安迷修没靠多久,便直起了腰,重新坐好。他一语未发,与他对面的漂亮女性一同离开了。
他没有回头。
“大哥。”卡米尔不知何时取好了餐,站在桌边。“怎么不坐?”雷狮没取下耳机,伸手拿过餐盘放在桌上。“你和安迷修,刚才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一样背靠背。”卡米尔将帽檐下压,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地说了出来。“可是我们分手了,我不想再提这事。”雷狮低下头,“快吃吧。”卡米尔无声息地点头,拿起牛奶开始喝。
“等一下,陪我去买副耳机吧。这副坏了,听不到歌。”“......好。”
雷狮的耳机听不到声,这点他和安迷修都心知肚明。
但他们谁都没说话。
根断了。

雨停了。
他抬起雷狮的头,轻笑:“怎么?不服?”紫发男人跪在地板上,双手被绳索锁在身后,无法挣脱。闻言他嗤笑一声,并不做回答,而是抬起一双漂亮的紫眼睛望向上位者。带着不屑、轻蔑,与浓浓的欲望——
安迷修的神经立马兴奋起来,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青绿色的双眼微眯,尖利的兽瞳让他看起来像只即将进食的嗜血的狼。
他真是爱惨了紫色。
雷狮有一副精致的好皮相,又由于他本人的气质,显得他有一种近乎尖锐而野性的美感——更何况现在带着血迹,更像是一头矫健的雄狮。
而现在这头雄狮正臣服于他的脚下。安迷修不免有些得意,他的征服欲在这瞬间得到了很大满足。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如此兴奋。
雷狮虽不满现在的姿势,但是从他的角度也能看到一片好风景。安迷修只穿了一件浴衣,旁人看去怕是看不出什么。脚踝,小腿,膝盖,大腿,腹部,颈部与隐约的胯部和胸部,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他尽收眼底。
他真是爱惨了他的不经意的性感。

他们的眼神剧烈地交锋,像是在缠绵却是在厮杀,这让安迷修想起弗拉明戈的女舞者的裙摆——火红的火焰摇摆着,叫嚣着,又像海上掀起惊涛骇浪。
就像此刻雷狮的眼睛。
他的世界已掀起惊涛骇浪。

于是他俯下身,去亲吻雷狮带血的嘴角,用舌尖刻意的暧昧的舔去。

雨又开始下了。


——————
哇其实一开始我是想写吸血鬼趴的。这是因为打死了一只蚊子后想到了吸血然后想到了吸血鬼然后想到了安安的大腿(。)
结果写着写着就写偏了呜呜呜。
顺便再说一下我真的超级喜欢帅气又色气的帅帅的冷酷安哥啊!!(大声尖叫)


神奇脑洞

狮雷和狼安
第一种情况
刚成年的雷狮在他的成人典礼的晚上收到了最棒的礼物——未分化的安迷修。
但这个礼物的使用权限仅限于他的发情期。
之后安迷修分化为狼,四处游荡,帮助他人。爱笑的男孩运气不会太差。于是他在发情期到来的时候,幸运地遇上了被人下药的雷狮。
“什么嘛,原来是——送上门的猎物啊。”
————
本来是要写出来了,但是本子给老师收走了(死亡jpg.)就大概讲一下剧情。
就疯狂开车,开完之后安安就休养了几天然后去追杀雷狮,雷狮看到他来很开心于是他们就开始打架(?)打赢了就日,没打赢就调戏,平手就各自离开(??)
打架很累的(靠)
然后安安意识到不对,在打架的时候看到雷狮: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安安打完架就跑了,决定冷静一下,看清自己的情感。但是雷狮不知道啊,他以为安安玩腻了他(安迷修:我不是我没有???)就生气地去找安安。然后在酒吧里找到惹。

——
他又来喝酒了。酒保一边擦着高脚杯一边问:“老样子?”“嗯。”安迷修坐到吧台边,对着银发的酒保露出笑容。“你也真是的,天天来这里喝酒。怎么?失恋了?”安迷修笑笑,不语。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感觉自己的眼前模糊,灯光无限延伸,暧昧的光铺天盖地地笼罩了他。酒吧里开着五彩的灯,一束紫色在他周围打转。
像雷狮的眼睛。
喜欢。
喜欢。喜欢。喜欢。
喜欢雷狮。
他喝醉了。他想。于是他从座位上起身,走向外面的走道。还不是回家的时候,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当他看到那双紫色的眼睛时,就像灰姑娘猛然听到十二点的钟声一样。
他猛的奔跑起来,不知去往何方。即使喝了酒,他的速度仍然很快。可惜,为时已晚。
狮子从后面扑住他,将他翻转过来,狠狠地掐住脖颈掼到墙上面朝着狩猎者——一个不容拒绝的吻落下来。
黏腻而色情的,奇异的触感,滑溜溜的,在嘴里互相顶弄着。
安迷修有一点想吐,不知道是因为酒还是这奇异的感受。不是嫌弃雷狮,只是,只是不知所措。
安迷修睁开眼,看向雷狮的眼睛。雷狮的双眼紧紧锁着他,愤怒,安心,愉悦与情欲一并藏在紫色的眼里。
雷狮结束了亲吻,直起身子俯视他。
“安迷修,你是我的。”
他呆住了。然后他觉得他非得做点什么不可,于是他站起来,回敬一个热辣的吻。
紫色在绿眼睛里晃动。
他闭上眼。

神奇脑洞

其实并不符合标题,但就是想些又不知道写啥。摸完这个片段就要去写作业了呜呜。
设定:医生雷和作家安,已交往

当烧水的指示灯由鲜红转变为暗红时,安迷修漫不经心地想:他和雷狮的感情已经岌岌可危了。
他踮起脚,从冰箱顶上拿下一包方便面。老坛酸菜。他挑眉,又回身再拿了一包香辣牛肉。
他又和雷狮吵架了,这实在是太平凡而又频繁了。拜托,他们可是情侣,哪对情侣会这么三天两头的吵架。他有些挫败,走进不常用的厨房拿碗。
他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22.14。还不算太晚。他先将勺子拿出,洗净后放进嘴里咬着。然后他拿出两个碗。拿出以后他明显顿了一下,但还是打开水龙头将它们一并洗净。水槽里还堆放着早饭后剩着番茄酱的盘子。他想了想,还是把盘子拿起来冲洗。
这时他又看见水槽里有一些枸杞,有一个像是小蟑螂,看不清楚。安迷修把他的眼镜保存的很好,毕竟工作需要,而他的眼镜现在正安静躺在书房里头。太远了。他思考一下便放弃了,将盘子放下时又看见那个红色蠕动了几下。
是蟑螂啊。安迷修面无表情地想,毕竟是南方,他们也不是特别爱干净,卫生会做但不是特别勤,有蟑螂是难免的。次数多了,他对蟑螂也便爱理不理,偶尔狠狠地碾碎他们。
而现在,和雷狮吵架几乎耗费了他安迷修所有的精力,他的肚子咆哮着,让安迷修不得不把注意集中在填饱肚子这件事上。
面很快就好了。他吸溜几口,没吃过晚饭的肚子欣然接受了垃圾食品,他难得地喝完了汤,留下一些渣滓像搁浅的鱼一样滞留在白色的碗底。在洗完碗之后,他想起还有一堆衣服没洗。
好不容易解决一切,他便躺会床上,玩起了手机,翻看页面,等待着读者的消息。他不断刷新页面,但还是什么都没有。
一下,两下。加载中的圈圈不知怎么跳了出来,向安迷修报告着信号不好的噩耗。安迷修感到很无聊,他感到一丝寂寞。雷狮作为一个急诊医生,自然比较忙。经常会有电话在他们独处的时候打来。就像现在,
他有点气愤,要是雷狮不是医生就好了。可他又想起他和雷狮的初见,雷狮穿着白大褂,头发不羁地散乱着。当时雷狮大概是刚做完一场大手术,面色憔悴的很,没给安迷修什么好脸色。安迷修记得他那时开朗地咧开嘴角,给了雷狮一个明媚的笑——虽然他现在也还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看清雷狮的真面目,但他想来想去还是得出结论:反正现在看清了也不算晚。
他有点想雷狮。但是他不能打电话给雷狮,雷狮还在忙。

他就快睡着了。客厅暖黄的灯光亲吻着他的眼睑,他蜷缩在沙发上,抱着雷狮的方块枕。他想等雷狮回来,然后向他撒娇服软——安迷修真切的感到,自己这辈子,是非雷狮不可了。

“雷狮怎么还不回来?”安迷修嘟囔着,看了一眼钟表:23.48。就要12点了,他的头脑已经有些昏沉,眼皮不断往下沉,像是一张大嘴不断吞噬灯光,咬碎光芒然后融化到青绿色的瞳孔里去。

好在他还是在12点前等到雷狮了。
安迷修扬起了一个与初见时弧度相同的笑容,不同的是他当时说的是你好,现在说的是
“欢迎回家,雷狮。”
“我很想你。”

——————
以上情节除了和雷狮有关的都是本人今晚亲身体验hhh
本来想写刀子的想想我大后天就去学校了还是对自己好点
顺带一说其实吃方便面根本不用勺子但我就是想看安安咬勺子(。)

神奇脑洞

设定是ABO世界观,保留元力技能。雷狮是A,在战场上待了很多年。安安是新兵,但以前一直驻守边塞。敌人是变异的动物(想来想去也就这个东西比较符合要求,有某太太文里敌人是异兽,有一部分借鉴吧。)
然后安安因为能力出众,被派到雷狮所在的队伍里。然后因为安安是o,讲话又和气,人也温温柔柔的,还是新兵,所以都有些看不起他,甚至背地里侮辱他。但是战争开始的很快,于是安迷修没来的及展现他的牛逼就上了战场。
就很想看安安第一次真正上战场(以士兵的身份),敌人朝一个alpha撞击,在这个士兵就要被顶穿的时候,安迷修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他自己面前的敌人,一个大幅跳跃闪到这个可怜的alpha面前,持着双剑低声喝到:“躲在我身后。”alpha士兵颤抖着向后挪移,看到这个一直以来被他们所看不起的omage新兵用修长的剑毫不犹豫,狠狠地刺破敌人的脊背。鲜血喷涌,溅到安迷修的脸上,衣服上。血顺着脸的起伏往下,让安迷修看起来有些可怖。而他的眼神,就像一匹亮出利爪的狼。他们本来以为他是愚蠢温良的狗。士兵讪讪地想。
安迷修这时转头俯视alpha,“脊背是这种类别的弱点,能动的话就赶紧起来战斗。”“s...是!”alpha用有些沙哑的嗓子回答。
雷狮此时已经解决了敌人,转头望向安迷修这边。刚好碰上安迷修的眼神,像他的剑一样锋利流畅地划过。
有趣的家伙。雷狮抹去脸上的血迹,眯起眼遮挡兴奋的眼神。

其实我一直觉得眼神划过来和抬眼的过程都非常漂亮锋利美好,真的超喜欢。

【论坛体】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早上雷狮做了什么
是之前的神奇脑洞!

又是助人为乐的一天。安迷修抹了一把汗,冲着刚扶过马路的老奶奶灿烂微笑。
他快乐地闭眼转头,却撞上了一个普通社畜。“抱歉,你没事吧。”安迷修连忙道歉,对方低声的说了声对不起就跑了。
看来是他耽误别人的上班时间了。安迷修讪讪地想。“奇怪....”安迷修皱眉揉眼,眼睛却越来越痒。“等下去医务室看看吧。”

雷总今天到底对安哥做了什么?
1L 楼主 我jio得事情不简单
  如题,今天早上安哥突然就哭了,我好慌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2L 佚名
   我嗅到了不一般的气息
3L 安哥的🐴
   安安哭了??雷狮搞哭的??!!哇雷狮这个人真的是,就知道欺负安安
4L 弱鸡
   楼上脸真大,明明是你安哥天天来找雷总,雷总不在还说出“什么啊,雷狮不在吗”这种gaygay的发言。再说了难道不是你安先招惹雷狮的??
   再说了要是雷狮愿意我哭死都愿意
5L 今天的凯莉学姐也是如此美丽
   一开始就歪楼啦, @我jio得事情不简单楼主我是目击者哦,当时我就在他们旁边
6L 非洲酋长
   哦吼不愧是凯莉大佬的粉丝,求细节
7L 抹茶即正义
   搓手手等待
8L 荌蒾蓚
   楼上+1
顺便一说我好像看安安哭颜!!
9L 没马骑士的冷热流
   楼上ID很危险啊
   其实我也挺想看的(。)
10L 楼主
    我也!!5L快来!!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11L 今天的凯莉学姐也是如此美丽
    来了来了。是这样,今天是雷总执勤,安哥刚出现就被雷总看见了(滑稽jpg.)
然后雷总就走过去,堵住安迷修的路,一脸调戏美女的样子“哟,这不是安迷修吗?”
    (雷狮调戏安哥jpg.)
然后安哥眼泪就下来了,这是什么新型秀恩爱花样?我真的是摸不着头脑??但是当时雷总那个吓得呀我真的是可以笑一年哈哈哈哈哈哈2018的最后快乐源泉哈哈哈哈哈哈
     (雷狮惊恐jpg.)
     (安迷修哭颜jpg.)
     (安迷修抹眼泪jpg.)
12L 小王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操哈哈哈哈哈哈雷狮妈的哈哈哈这不是我爱的男人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沙雕
13L 非洲酋长
     安安哭起来真可爱想太阳
不过安安怎么因为一句招呼就哭了??难道雷狮已经帅到这种地步了吗....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jpg.)
14L 机会
    楼上真是有才我的天哪2333如果是我我倒是会被帅哭,安迷修,不存在的
    不过安哥堂堂179三好学生道德模范,怎么会因为一句问候就哭了??肯定是雷总讲了什么被和谐的骚话。
     (色情的凝视jpg.)
     想当初安哥被小姐姐拒绝都没哭(滑稽jpg.)
15L 安哥的🐴
     安迷修:我是雷狮一辈子都泡不到的男人
16L  荌蒾蓚
     hhh后来我看见雷狮的脸变得好冷酷啊然后安哥就哭着跑走了(。)
     (冷酷jpg.)
     (安迷修捂脸飞奔jpg.)
   

安迷修坐在医务室里,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止不住.....安迷修胡乱的擦着眼泪,眼睛里都是之前揉出的血丝。眼睛好痛。他干脆放弃了擦眼泪,闭眼倒在了床上。
当雷狮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安迷修倒在床上闭眼流泪的样子。雷狮走过去,用脚踢了踢床。“....恶党?”安迷修感到震动,挣扎着睁开眼睛,用带着浓重的哭腔的声音叫着眼前双手插兜面色不善的雷狮。
“喂白痴骑士,你哭什么?”雷狮扬起下巴,紫色的眼睛像安迷修以前种的紫罗兰一样,在光下呈现出漂亮的梦幻色。安迷修又闭上了眼,睁眼会使眼泪更快地溢出眼眶,如果可以,他着实不想雷狮继续待在这里。“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而且,”安迷修吸吸鼻子,鼻涕堵着了他的鼻腔,直接导致他呼吸困难。“能请你给我递张纸吗?”
“不能。”雷狮很干脆地拒绝了。
“唉。”安迷修叹息一声,睁开眼睛从床上滑下去。他瞪了雷狮一眼便去找纸了,殊不知雷狮因为他刚才那一眼而呆在原地。
长长的眼睫上还挂着泪珠,眼白缠了一些血丝,眼珠倒像水洗过似得透亮,因为疼痛而微微闭合的眼皮掩住高光,看上去有点无神。眼角绯红,像极了他梦里安迷修的样子,带着哭腔的声音和泛红的眼角。
他转过身,皱着眉头注视安迷修的背影。

—————
雷狮:遭了,是心动的感觉!!
取名字好难呜呜呜
我好懒,不想写了
最近打算码一个我做过的梦境雷安系列,初定是三篇。就先这样吧....我感觉写的还没原来简单的那么多,要不还是按那种风格来写算了。
我好弱小。
各位再见!!

雷狮又想吐了。
车子缓缓熄火,在路边歪斜停下。雷狮急忙打开车门,蹲到沟旁干呕。什么也吐不出来。雷狮皱了皱眉头,感觉头也晕了起来。安迷修在一旁递水,抬手顺了顺雷狮的后背。
像是在摸猫一样。雷狮不满地扯嘴。方才车下的过于匆忙,蹲在车旁发时动机的热气扯着雷狮岌岌可危的神经,过热的天气让雷狮看上去像个要融化的冰淇淋。
他快要热死了,雷狮想,要是安迷修再不拉他一把的话,他等下一定要抢走安迷修的小马抱枕!
“雷狮,”安迷修把他拉起来,重新塞回了副驾驶座,无视雷狮带着怨气的眼神,发动了汽车“还有20分钟左右就到了,你再忍忍吧。”
雷狮的脸更白了,空调的凉气就像他的心一样冰凉。
在雷狮开口之前,安迷修侧过身,拨开雷狮的刘海,在额头上落下一吻,“痛痛飞走。”
傻吗安迷修,他这是头晕又不是头痛。雷狮无语地盯着安迷修,对方正哼着歌,青绿色的眼睛随着光影浮浮沉沉。
不过好像还蛮有用的。雷狮收回目光,闭上眼睛。

————
今天去山上玩那个车真的是坐的我难受!想吐又吐不出来是真的!!
本来还有一段,是这样的:
雷狮:呕——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真的是难受,感觉都是恶心的牛奶味。安迷修你下次再让我喝牛奶你就完了。
安迷修:还不是你一直催我!!难受的话喝口水吧,我去拿晕车药。
雷狮:我才不吃晕车药,那种垃圾有什么用。
安迷修:那我给你揉一下好了。

雷狮:享受jpg.

神奇脑洞

感觉我好多想法啊(死亡)
很久以前想的
校园趴,保留元力。
就一个早上,安迷修在日行一善的过程中被他人技能给攻击到了。他当时没什么感觉,然后越走越感觉不对,眼睛很痒。他越揉越痒,然后走到了校门口。非常巧的碰到了雷狮。雷狮一看到他就张嘴嘲讽:“哟,这不是安迷修吗?”安迷修唰得一下眼泪就流下来。
众所周知,安迷修是个敢于强杠的坚强男孩。尤其对雷狮那叫一个彪悍。
这样一个堂堂179男儿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哭了出来,雷狮究竟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雷狮很委屈,他不就是叫了一下安迷修吗?他干啥了?哦,这肯定是安迷修想败坏他风评。
雷狮:呵,男人。
于是雷狮摆出更冷酷的嘴脸,还没开口,就看到安迷修飚着泪,捂着脸跑了。
雷狮:我好懵
围观群众:啧啧啧这个雷狮真的是太坏了啧啧啧
都把安迷修搞哭了
雷狮:我不是我没有
(总是安安吃瘪安粉girl表示也有必要让雷狮吃一吃的)
目前先写到这里,以后在继续写吧

神奇脑洞

想看游戏设定的大环境。
相当于说大体世界观与原著差不多,但创世神会每天选一个人黑化攻击他人以达到淘汰目的。
然后第一晚抽中幻幻(。)
    第二晚抽中安哥(。)
好想看他们黑化啊!
尤其是安安!!!
眼睛变成红色,会露出不属于【安迷修】的笑容,就是杀人挥剑的时候嘴角勾起,说:“真是抱歉呢。”然后一刀斩下。
血会溅到他的脸上,白衬衫上,像花一样妖异。
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好想食黑安呜呜呜
然后第二天安安就恢复原样了!
对昨天的事没有印象,又成为一个好好骑士了!
之后抽到雷总的时候,黑雷用一个狰狞的笑,大概就是,笑的大小眼(。),手握住安哥的剑说:“你也干过这种事哦,你也有毫不留情地屠戮弱小哦。”
然后安安露出一种惊愕和近乎绝望的神情,但是又坚定地说那不是我能决定的事。
安安真好。
安详。

神奇脑洞

就安安是精灵,雷狮未定
像安安这种精灵,身体的某个部位会有特殊的形状似得记号出现,比如星星什么的...
就按星星来说好了,假设安安身上有3颗星星,雷狮亲了安安三次,那么安安这辈子只会对雷狮勃——起(。)
其实也没有特定的,比如我觉得make love 的次数也可以啊(小声)
有人要我可怜的孩子吗?
没有我只能自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