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他只是注视着我,一语未发。
我败下阵来。

七夕快乐!!
以下时间皆为编纂,原作并无明确时间。

爆豪胜己三岁时,绿谷出久在七夕送了他自己:“以后想要和小胜结婚。”
绿谷出久三岁时,爆豪胜己在七夕送了一个印在绿谷脸上的湿润牙印。

爆豪胜己四岁时,绿谷出久在七夕发表了离婚宣言:“最讨厌小胜了!我以后不要和小胜结婚了,呜啊啊啊。”
绿谷出久四岁时,爆豪胜己在七夕给他展示了他的个性,在他身上留下了伤痕。

爆豪胜己在国中时,绿谷出久在七夕和爆豪胜己报了同一所高中。
绿谷出久在国中时,爆豪胜己炸飞了他的笔记本,送了他一番过分的话语。

爆豪胜己在雄英一年级时,绿谷出久在七夕送了他一个狠狠的拳头。
绿谷出久在雄英一年级时,爆豪胜己在七夕送了他一个迎面爆破。

爆豪胜己毕业时,绿谷出久在七夕送了一个绿谷出久,带着一盒精心包装的巧克力。
绿谷出久毕业时,爆豪胜己在七夕送了一束玫瑰。红的像火,艳的像血。 顺带附赠绿谷出久一个笑容,这是绿谷出久现有的人生中,看到爆豪胜己最真诚,最灿烂的笑。
小胜脸红了。绿谷出久将泛着红晕的脸藏在玫瑰后面,抬起那双漂亮的眼睛注视着爆豪胜己。
“废久,你给我听好了。”爆豪胜己慢条斯理地拆开巧克力包装。“在三岁的七夕,你就已经是我的了。” “可是四岁的七夕我们已经分手了。所以小胜要重新告白哦。”绿谷出久轻笑一声,“小胜赶紧说,说完你就是我的啦。”“废久你还真敢说啊,”爆豪胜己拿起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咬了一口,意外的尝到了辣味。还不赖。
他想了想,突然凑过去亲了一口偷笑的绿谷。看到绿谷明显受惊的表情,爆豪胜己很开心,非常开心,开心得他在心里吹起了口哨。
“那种矫情话,还是留给你以后说吧。”
反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说。,不是吗?

“其实我很怕痛。”

绿谷笑着讲出这话时,全场一时间都安静下来。“唉,很意外吗?”绿谷有些慌乱,没想到大家是这样的反应。“嗯......因为出久君一直表现的非常勇敢,也总是笑着,不和我们诉说你的疼痛,”丽日盯着绿谷出久,眼眶微微泛红,“出久君每次受伤都很严重。”“而且绿谷的泪腺很发达呢,geo。”蛙吹梅雨睁着大大的眼睛用手点着下巴说道。“绿谷,那次战斗,很痛吧。”轰微微低下头,轻轻开口。“哎?准确来说,是的。和轰君的那一战,非常,非常痛。”绿谷诚实地说,但若他说不痛也没人相信,那时他的手指都发紫了,之后也留下了无法痊愈的伤疤。 绿谷出久,怎么可能不痛。

“在我4岁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若我要追求的我的梦想,泪水、疲惫、痛苦,就是我前行路上的伙伴。”绿谷笑着说,视线却聚焦在脚尖。

——怎么可能不难过?
——即便如此,他也执意带着笑容,拯救他人。

绿谷很快转移了话题,众人又开始聊天嬉笑。但是轰焦冻和爆豪胜己却没参与。

绿谷....
轰焦冻回想起那天的战斗,想起那熊熊燃烧的火焰,炽热的仿佛要将他融化——热度扭曲了周遭空间,绿谷的脸模糊不清,在他眼前跳动,扭曲。
但他看到了笑容。
同时他也看到了泪水。
那时他就在想,怎么会有这种人,明明是对手,还想着帮助别人,露出笑容。
“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
啊啊,是的,从一开始就是。
他之所以会忽略绿谷的疼痛,是因为——

废久笑的真恶心。
爆豪胜己收紧肌肉,缓慢而有力地捏扁易拉罐。他面无表情,漫不经心地想着绿谷刚才的话。
小的时候废久就经常哭,爆豪胜己是最知道他是否疼痛的人。
因为那是他就是给予废久疼痛的人。他对自己的强大毫不持怀疑态度。所以当绿谷出久被他揍倒在地的时候,他很确信废久很痛。
因而当那个有这大眼睛圆脸颊的孩子躺在地上哭泣时,他有一点点,只是一点点愧疚。
他是想要拉起他的。
但是绿谷抬起头,挣扎着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甚至眼泪仍在疯狂涌出他的眼眶,鼻头红红的,还有一小截鼻涕挂在外面。废久掏出自己口袋里印着All Might的手帕,可怜兮兮地擦去鼻涕,然后用带着带着哭腔的声音和哆嗦的笑容又靠近他,“咔酱、咔酱.”地叫他。
说到底,废久就是废久。
他摆出一副惯用的恶心笑脸,看起来阳光又自信满满,给人信服感。
当他遭受打击还露出笑容时,爆豪胜己就会无法抑制地生气,废久这是在看不起他吗?。

他从不把痛苦真正表露出来,因为他很会忍耐。只有真的的剧痛才会使他哭出声,暴露出自己的痛苦与懦弱。

想看他哭,
但不想他痛苦。

真是糟糕透了。
两个人同时这么想。

——————
写的有一些混乱,很久没有好好读书和写作了能力下降了。
写这篇文章的原因是我之前去补牙,牙齿蛀得很厉害,坏到神经了。不打麻药,所以会比较痛。但我一直忍着,我不想因为我叫出来或者我表露出的痛苦而耽误她工作。但再往下深入是真的很痛,我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整个人都弹了一下,头下意识地偏转。后来我一边擦眼泪一边跟她说之前一直是痛的只是我在忍。
她说看我之前一直没反应还以为我很不敏感。
但其实我怕疼。只是我经常受伤,所以我能忍耐。
之后那个医生说:那你也蛮厉害的。

当时我就想到绿谷。他的泪腺很发达,所以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敏感的人。
我就想起他。
比较难以言喻的感觉。
希望有人能体会这份感觉。

清风轻浮-中

Summary:谁说爱情能长长久久呢?
我可不敢保证。
00
绿谷的第二个男朋友,
是爆豪胜己。

01
他的幼驯染。

02
是爆豪先告的白。
就在他和轰分手的第二天。

03 那时他们没有公开分手,
他不知道爆豪怎么知道的,
也许是听墙角?

04
绿谷没有立刻做出答复,
于情于理都不会答应。
“给我点时间吧,小胜。”
“让我想想。”

05
过了不久,
在情人节的前一天, 绿谷答应了告白。

06
小时候,
绿谷出久就是爆豪胜己的小跟屁虫,
因为他憧憬着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是他心中的一个象征。
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磨灭的。

07
毫无疑问,他们很快进入热恋期。
对彼此的熟稔, 使他们少了很多磨合的时间。

08
他们同居了。

09
其实绿谷出久的初吻,
给了一个不知名的女生。
初夜?
初夜是轰焦冻。

10
有些时候,第一次不是很重要。
所以, 不用纠结太多。
过去只是过去,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清风轻浮-上

01.
绿谷出久是个双性恋。

02.
他有过两个男朋友。

03.
轰焦冻,是他的初恋。
是轰先告白的。

04.
那天不像偶像剧一样有多么特殊。很普通的一天。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在放学时绿谷出久对轰笑了一下,就听见对面传来声音。
“绿谷,我喜欢你。”普通的告白。
绿谷出久愣了一下,答应了。

05.
其实绿谷出久对轰焦冻的确有好感。
但不一样。偏向友情。
可能是检验他自己的性向吧,在他无意间看到GV勃起之后。

06.
和轰焦冻在一起令人舒心。轰很温柔,也很体贴。
看得出来他对这场恋爱尽心尽力。
可能对他来说绿谷是救赎。
他要抓紧这救赎。
即使他迟早会离开。


07.
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
在即将毕业的时候。
绿谷提出的分手,轰答应了。他一向不会拒绝绿谷出久,即使分手。
“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你也很体贴,很温柔。不,当然不是你的问题,我觉得轰君太完美了。嗯……也不是这样讲,这场恋爱太好了,好的虚幻。我……我并没有那么好。轰君,希望你能幸福。”绿谷这么说着。

08.
他看着他发红的眼眶,声音染着哭腔。表情脆弱极了,说出的话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绿谷出久,这道光,仍然照耀着他。
却不在独独照耀他一人。
他知道的,


09.
他终将远去。


10.
轰焦冻,于绿谷出久而言
是心里美妙的梦幻。
只是他太好,他也好。
一开始就知道,不一定能走到最后。
在这之后,他一无所有。
而他拥有一切。

……………………
猜猜最后一段的他和他是谁啊吧啦啦啦
之前看到有个太太说轰出太过完美,有点过于,嗯……水到渠成?(个人理解)
但我还是喜欢的啦XD
第二个男朋友是XXXX哦~

        绿谷轻轻地走过去,白衬衫与西装裤衬得他英俊无比,帅气逼人。(纯粹的私心啊抱歉啦)
        下一秒他望向面前的爆豪与轰。“选择吧,Deku。你是选我,还是阴阳脸。”
         爆豪穿着洁白的婚纱,头纱被他粗暴地撩起,手里攥着一束捧花,脸上的表情狰狞,与头纱上的蕾丝相对比,说不出的诡异。“啊,绿谷,你来了。”轰掀起自己的盖头,头上的金步摇随着他的动作而摇晃,轰还化了妆,身上的喜袍龙凤呈祥,手里还拿个绣球。
          这个世界怎么了?活了23年的绿谷出久开始怀疑自己中了敌人的个性。不是他傻,就是他们都傻了。绿谷开始碎碎念,思考着原因及解决方案。
          “老公啊,快点选啊。”爆豪一脸杀气地说出一句可怕的话。“小小小小胜?”绿谷瞪大双眼,害怕地咬手。
           “相公。”轰转过身,朝着绿谷做出惊人的危险言论。“????”绿谷的震惊无以言表。
            这个世界怎么了?
           23岁的 绿谷出久抱着两个老婆想。

不如愿(下)

ooc ooc ooc ooc 渣文笔(车我正在撸,等着我,宝贝们。)
    “轰君,你是认真的吗?”绿谷仍然红着脸,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眼里水光潋滟,“你知道的,即使现在有许多地方同性恋已经被人所认可,某些国家也能接受同性婚姻。但是,还是有很多人恐同。我相信你的这个决定不是一时冲动,也许有,你可以忍受社会的舆论和他人当面或背后的辱骂与看轻吗?”我不希望你承受这些。
    于绿谷而言,如轰所讲,他对轰有好感。绿谷为了搜集情报,对社会局面与趋向了如指掌,好的坏的,都在他有意无意间了解。这种社会舆论对人的精神压力是极大的,同时也会给家人带来困扰。他不希望轰受到他人的指责、辱骂,甚至不能想象轰被人扔鸡蛋,或者西红柿。轰很强大,还是安德瓦的儿子,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人所赞美的个人,婚姻,事业,他不愿成为轰美好一生中的污点,如果这样,他宁愿轰收获一段尽管告白但却失败的有始无终的爱情。
    “绿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轰看着与绿谷相抓的手,“我从体育祭之后就一直再考虑这个问题。但是,绿谷,我比你想象的,还要喜欢你。”“抱歉,轰君。”绿谷低着头,脸上笼着一片阴霾,看不清表情。啊,要被发好人卡了吗?轰有些难过的想着。“我有一个无理的请求,”绿谷抬头,咬着唇开口,“你能等我四年吗?”等他变成更好的自己,等他能够名正言顺地和轰在一起。“我愿意,绿谷。”只要是你,多久我都愿意。“回去吧,大家会担心的。”“嗯。”
    他们牵着手,走在青石子路上。路灯忽明忽灭,小小的虫子乱飞乱撞。他们并未跑出很远,而在走到门口的瞬间,轰抓紧了绿谷的手。在开门的时候快速分离,仿佛不曾交握。
         
(你的成功人士绿谷即将上线。)

    “那个,请问您是Deku 吗?”一旁的售货小姐激动地问道。“是的呀,可别太大声了,引来了狗仔就不好了。”绿谷穿着一身黑西装,手上拿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在柜台前抬头,向售货小姐笑了笑。“还有,能把这款拿给我看看吗?那对银白色的。”他指了指一款对戒。“冒昧问一句您,这是帮朋友买,还是您自己使用?”售货小姐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绿谷一个人挑戒指,是要向谁求婚吗?难道Deku 要结婚(求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觉得自己发现了惊天大秘密的售货小姐,按捺不住自己激动的八卦之心,忍不住向当事人询问。“是我自己用哦。至于是谁,你可以看明天的头条新闻。”付了钱,绿谷拿起戒指,向外走去。他又回头,向售货小姐招手,“那么,再见啦。”阳光下的男人帅气逼人,笑容闪闪发光(?)。又去了花店,买了两束花,都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
    绿谷走到一座大厦下,抱着一束白玫瑰,给某人打电话:“轰,我在你公司楼下。”

白玫瑰话语:我足以与你相配。
(另外一束会在车里提到orz)
         

不如愿/轰出 (中)
(不知道你们和我我玩的是不是同一个真心话大冒险啊啊啊啊)
为了某些轰出场景可能会有bug,能忍就忍吧。抱歉啦。 oocoocooc
      第一局,倒霉的是丽日。“那么丽日,你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唔,真心话吧。”“丽日,你喜欢谁?”“我。。”丽日红着脸偷瞄了绿谷一眼,被偷看绿谷的爆豪和轰看见了,两人想:啧,情敌还真多啊。然后,轰/爆豪同时看向了情敌爆豪/轰,两人目光交汇处,火花四溅。而此刻的丽日,心里正在天人交战:借这个机会告诉绿谷你喜欢他吧!不,不好吧,这样会让绿谷下不来台的。万一以后连朋友都没得做呢?丽日犹豫的时间太长,被人当做放弃。罚喝了三杯酒,丽日不行了。“我先去卫生间冷静冷静,不,不用担心。”丽日踉跄着远去。爆豪趁此机会,一个华丽的转身坐到了绿谷旁边。第二局,绿谷倒霉了,他想了想,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大冒险。(不过他选哪个都是轰出结局www)“那么,对你身边任意一人表白!”绿谷蒙了,轰和爆豪疯了。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啊绿谷少年。绿谷觉得如果向爆豪表白果断会被炸,于是他转向了轰。然后,轰就看见他的心上人绿谷红着脸,连耳朵也染上一层粉红,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向他。上齿咬着下唇,咬得微微发白。线条优美的脖颈微缩,手紧紧抓着袖口。轰不想让绿谷为难,可是今晚穿着西装的绿谷,平添了几分英气,在给人一种青涩感的同时又有稳重,像是美丽的花蕾初绽,说不出的动人。更何况绿谷即将向他表白,纵然不是真的,也让轰心跳加速。然后,绿谷像下定了决心似得抬头看轰,眼中像有水波流动,暖黄的灯光柔柔地撒下,他们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暧昧气氛。轰听见绿谷轻声说道,我喜欢你,轰同学。轰在这一刻想:果然还是结婚吧。然后,爆豪就看见轰抓着绿谷的手,凝视着绿谷的双眼,声线暗沉低哑,“绿谷,你听说过个性婚姻吗?”然后,众人就听见爆豪愤怒到破音的大喊:“死阴阳脸你在说什么!?”就在爆豪准备杀了轰和绿谷的时候,停电了。
      绿谷在一片黑暗中感觉到仍然抓着他手的轰带着他翻出了沙发,拽着他跑了。绿谷有点懵逼,但他没说让轰放手,只是担心地看向房间,“轰君,我们就这么走了,没关系吧。”“没事,有事我担着,你就说是被我强拉出来的就行。”绿谷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也忘记挣脱轰。轰本来就不多话,绿谷又觉得此刻的气氛太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轰同学,你不觉得我们现在很像私奔吗?”绿谷打破寂静。轰停下奔跑的步伐,转头看着绿谷,由于身高的缘故轰低着头,绿谷看不清轰的表情,轰同学是生气了吗?绿谷不安的想。轰却在此刻发话了:“绿谷,原来在你心中,我们已经是情侣关系了吗?”“什么啊轰同学!”绿谷红着脸反驳,“我哪有?”“不是绿谷你自己说的吗?私奔,是只有情侣才能干的事吧?”轰理直气壮的扭曲绿谷的本意。绿谷感觉轰说的没毛病,他无法反驳,可他又觉得有哪里不对,挣扎着开口:“可是轰同学不喜欢我吧,不能勉强轰同学。。”“不,绿谷,我喜欢你。”“也许只是..”“我知道的,”轰粗暴的打断绿谷的话,“我想和绿谷亲吻,想和绿谷做爱,想让绿谷只属于我,想和绿谷结婚。这份情感,我认为是人们所说的爱情,而且绿谷你也对我有好感吧。绿谷,请和我交往。”

我想开车,开卡车。

不如愿/轰出(上)
ooooooooc(PS:普通人设定)
如果能接受请往下:D

     “绿谷君,毕业季就要来了哦。”饭田站在桌旁推着眼镜,对着整理笔记的绿谷说道。“唉,是吗?”绿谷呆了一下,“时间过得真快呐。”“是啊,所以我们打算举办毕业party,就在今晚8点。小久,你会去的,对吧?”丽日撑着桌子,脸颊两边的头发随着丽日的动作而摇摆,看上去既俏皮又可爱。“太太太。。。太近了丽日同学。。。。”绿谷忙用手上的笔记挡住自己的脸,满脸通红,不忘记做出答复“party我会去的,谢谢。”“那就好,不要迟到哦。记得穿上正装哟~” “嗯嗯。”
       现在北京时间八点整。
       我们可爱的绿谷同学穿着西装,急促地跑着,终于踩着点儿到了party。“啊,对不起。我没有来迟吧。”绿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发现原本热闹的房间在看见他的时候变得安静。“怎,怎么了吗?”绿谷不自在地扯了扯领带。大家都一脸奇怪的表情,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绿谷。只有丽日捂着脸,不过手指手指缝有3厘米宽,完全遮不住眼睛。绿谷担心地问道“丽日同学你不要紧吧,鼻血流出来了哦。”“我没事啦。”丽日盯着一身西装的绿谷,满脸通红。角落的爆豪察觉到怪异,回头撇嘴:“你们是都傻。。”爆豪看到绿谷的一瞬间,顿时也呆滞了,话也没说完。连小胜也这样,到底怎么了?难道是我穿错衣服了?正在绿谷怀疑人生的时候,身后的门开了,绿谷回头,微笑着打招呼:“阿,是轰同学呐。”轰听到(绿谷的悦耳动听的)打招呼时呼吸一滞,抬眼时又被眼前帅气的心上人震撼,他的眼睛紧盯着绿谷,心里想:结婚吧。他旋即开口“绿谷,你今天真好看。”绿谷被这猛然的一计直球弄的满脸通红,轰·无形撩人·焦冻见状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忙解释道:“我不是说你平常不好看,你平时也好看,只是今天更好看。”“没有啦,好看的是轰同学啦,穿西装很帅气呐。”绿谷红着脸,微笑着夸赞轰。轰焦冻穿着银灰色的西装,衬得他本人更加英俊挺拔,简直就是现代版的白马王子。“是吗?不过我还是觉得绿谷更好看,我很喜欢绿谷这种样子呢。”(受到绿谷的夸奖心里十分开心头一次为自己的相貌感到开心想上天表面却仍然面瘫不动声色的)轰焦冻说出了他的心声。“喂!死阴阳脸!离废久远一点!”被忽视的爆豪愤怒地大喊。
       “我们来玩真心话大冒险吧!”小梅雨提议,“切,这种智障游戏本大爷才不参加。”爆豪不屑地撇嘴。“小胜不参加吗?”绿谷微微歪头,看着爆豪。爆豪抱着“绝不承认歪头的绿谷可爱炸了”的想法改口:“切,本大爷怎么不会参加。”众人看着爆豪入座,往绿谷那里走,明显是想坐在绿谷旁边,真是不坦率呢www。可惜,爆豪之前的不屑让他错过了绿谷(旁边的位置),绿谷左边是丽日,右边是帅气的(天下第一绿谷吹)轰焦冻。爆豪明显地不爽起来:“你,给我让开。”他指着丽日说道。“小胜,都快毕业了,还要欺负同学吗?”不爽的绿谷开口。“切,我才没有!”爆豪一边凶狠地吼着一边坐到轰焦冻旁边,他要盯着轰焦冻,以防轰焦冻对绿谷作出一些不好的举动。

阿,爆豪真是口嫌体正直的完美代表。(偶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