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雨停了。
他抬起雷狮的头,轻笑:“怎么?不服?”紫发男人跪在地板上,双手被绳索锁在身后,无法挣脱。闻言他嗤笑一声,并不做回答,而是抬起一双漂亮的紫眼睛望向上位者。带着不屑、轻蔑,与浓浓的欲望——
安迷修的神经立马兴奋起来,他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青绿色的双眼微眯,尖利的兽瞳让他看起来像只即将进食的嗜血的狼。
他真是爱惨了紫色。
雷狮有一副精致的好皮相,又由于他本人的气质,显得他有一种近乎尖锐而野性的美感——更何况现在带着血迹,更像是一头矫健的雄狮。
而现在这头雄狮正臣服于他的脚下。安迷修不免有些得意,他的征服欲在这瞬间得到了很大满足。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如此兴奋。
雷狮虽不满现在的姿势,但是从他的角度也能看到一片好风景。安迷修只穿了一件浴衣,旁人看去怕是看不出什么。脚踝,小腿,膝盖,大腿,腹部,颈部与隐约的胯部和胸部,这一切的一切,都被他尽收眼底。
他真是爱惨了他的不经意的性感。

他们的眼神剧烈地交锋,像是在缠绵却是在厮杀,这让安迷修想起弗拉明戈的女舞者的裙摆——火红的火焰摇摆着,叫嚣着,又像海上掀起惊涛骇浪。
就像此刻雷狮的眼睛。
他的世界已掀起惊涛骇浪。

于是他俯下身,去亲吻雷狮带血的嘴角,用舌尖刻意的暧昧的舔去。

雨又开始下了。


——————
哇其实一开始我是想写吸血鬼趴的。这是因为打死了一只蚊子后想到了吸血然后想到了吸血鬼然后想到了安安的大腿(。)
结果写着写着就写偏了呜呜呜。
顺便再说一下我真的超级喜欢帅气又色气的帅帅的冷酷安哥啊!!(大声尖叫)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