譕言桦晓

懒是原罪

神奇脑洞(并不)

晚上吃肯德基时突然的脑洞。
肯德基好可怕!!
是已分手雷安。

他轻轻地落座,声音轻柔地与对面的女孩交谈。一如既往地照顾别人阿。雷狮讽刺地冷笑一声,在后边的座位坐下,便带起了耳机。“那大哥,我先去点餐了。”雷狮微微点头,示意他帮自己也带一份。卡米尔扯扯帽檐,提提围巾,转身离去。
雷狮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他的位置的右后方便是安迷修。他在心底又冷笑一声,像是笑他自己又像是笑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这么说也许不太对,可能他们之间,本就没有爱情。
他微眯着眼睛,余光却瞥到安迷修也倚在了靠背上。这个一直挺直着脊背的好好先生,终于放下了坚持吗?他们沉默地倚靠着,像是连埋树,根系在空中纠缠着,黏连着,在暖黄的灯光与冷色的大屏幕光源下生根发芽。
安迷修没靠多久,便直起了腰,重新坐好。他一语未发,与他对面的漂亮女性一同离开了。
他没有回头。
“大哥。”卡米尔不知何时取好了餐,站在桌边。“怎么不坐?”雷狮没取下耳机,伸手拿过餐盘放在桌上。“你和安迷修,刚才看起来,像是——一对情侣一样背靠背。”卡米尔将帽檐下压,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地说了出来。“可是我们分手了,我不想再提这事。”雷狮低下头,“快吃吧。”卡米尔无声息地点头,拿起牛奶开始喝。
“等一下,陪我去买副耳机吧。这副坏了,听不到歌。”“......好。”
雷狮的耳机听不到声,这点他和安迷修都心知肚明。
但他们谁都没说话。
根断了。

评论(3)

热度(7)